首页澳门mgm880官网 › 以加深经济贸易同盟促中国和美利坚同盟国战术互信

以加深经济贸易同盟促中国和美利坚同盟国战术互信

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15日在北京结束。当天,习近平主席会见了参加磋商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从中方发布的新闻稿和美方发布的声明来看,此次磋商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获得良好成效,为解决中美经贸摩擦奠定重要基础。双方团队即将在华盛顿举行第七轮磋商,朝着达成协议的目标渐近冲击速度。

如此不难理解,在特朗普总统此次访华行程中,全面深化中美经贸合作,促进中美战略互信是中美两国元首会晤的重要议题,也是世界瞩目的焦点之一。

元首共识发挥引领作用元首共识在中美朝着解决经贸摩擦问题的方向上发挥了关键的引领作用。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达成重要共识,确立了解决两国经贸摩擦的原则和方向,为后续的中美经贸磋商奠定了基调。此后,2019年1月底,双方团队在华盛顿磋商,取得重要的阶段性进展。美国白宫声明也表示,此轮磋商“带来双方之间的进展”。即将举行的第七轮磋商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双方团队将进一步落实两国元首共识,使磋商走向期待的目标。早在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初,习近平主席就曾表示,“只要中美双方坚持合作这个最大公约数,中美关系发展就有正确方向”。在阿根廷会晤中,两国元首同意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存在共同利益是两国合作的基础。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广泛而深厚,因而“最大公约数”具有丰富的内涵。双方应不断挖掘、精确探寻,推动中美经贸合作和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中美双边利益深度交融作为世界上经济体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多年来密切交往、互利共赢。两国不仅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而且在金融、投资、技术等众多领域的利益深度交融。首先,中美两国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经贸利益深度交融。近年来,中国每年约有五分之一的产品销往美国,而美国总进口中约有22%的产品来自中国。由此可见,“中国制造”非常依赖美国市场,而美国消费者也非常依赖中国产品。同时,中国也是美国最为重要的出口市场之一,特别是在农产品、能源产品、飞机等特定领域,美国对中国市场十分依赖,很难在中短期内找到替代市场。第二,中国是美债的最大持有国,双边经贸关系直接影响两国金融安全。中美两国之间不仅贸易依存度高,金融领域的利益也深度交融。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截至2018年末,中国政府持有超过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一方面,中国持有巨额美国国债,为美国经济发展注入了重要的资金来源,也为维护美国金融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另一方面,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占中国外汇储备的比重高达三分之一,因此美国的金融安全直接关系到中国外汇储备安全。维护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对双方经济的安全和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第三,中美两国在直接投资、技术合作等领域关系紧密,且发展空间巨大。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美两国双边直接投资增长迅速,产业和地域不断扩展。目前,美国在华投资累计总额超过2500亿美元,中国对美投资额超过1200亿美元。2015年之后,中国对美投资额已超过美国对华投资额。中美两国通过直接投资、合作研发、技术授权与许可等方式,进行深度的技术合作,为世界文明的进步和两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贸易摩擦的缓和与化解,将是中美两国扩展合作空间的重要保障。充实“最大公约数”本轮磋商期间,中美双方对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贸易平衡等共同关注的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就主要问题达成了原则共识。无论双方的后续磋商结果如何,以下领域都体现了双方的共同利益,都是妥善解决贸易摩擦的重要内容。首先,两国关税互惠,遵循多边贸易体制下的“最惠国待遇原则”和“互惠原则”,坚决避免贸易摩擦与争端过程中的加征行为。其次,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加强协作。长期以来,美方频繁向中国提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诉求,却忽视了两国应在该领域加强协作。再次,美国在高技术产品领域放松管制,可以有效平抑美方关注的贸易逆差,实现两国利益的共同增长。中美经贸关系错综复杂,很多结构性问题的谈判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只要双方落实两国元首共识,精确探寻双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就可以妥善解决贸易摩擦,推动两国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增进两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福祉。(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

经贸合作;战略;美国;特朗普;经贸关系

中美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经济总量接近全球的40%,出口占全球的25%,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分别占全球的30%。中美经贸关系不仅是两国关系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压舱石,也是全球贸易投资增长的助推器。如此不难理解,在特朗普总统此次访华行程中,全面深化中美经贸合作,促进中美战略互信是中美两国元首会晤的重要议题,也是世界瞩目的焦点之一。

中美建交38年来,双边经贸合作领域不断扩展,已由单一的贸易关系发展到两国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贸易相互依存度持续加深,贸易失衡状况有所改善,已形成利益交融、深度相互依赖的格局。美国出口的26%的波音飞机、56%的大豆、16%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目的地是中国。2016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达5196亿美元,比1979年增长207倍;双边服务贸易额逾1100亿美元;双向投资累计逾1700亿美元。中美在产业价值链的分工上越来越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度相互依赖,双方对市场经济中的非歧视原则、透明化原则、国民待遇原则、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的共识在不断加深,共同利益在不断增加。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良好的双边机制化基础。1979年,两国建交之初就建立了中美联合经济委员会;1983年建立了中美商贸联委会;2006年建立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2009年该机制又演变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取得数百项具体成果,内容包括双边的宏观经济政策、金融、贸易、投资和全球经济治理的国际规则等。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在中美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经济合作机制化传统没有受到美国政府换届的影响,继续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2017年4月,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晤,决定建立全面经济对话等4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之后,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成功收官,双方在农产品贸易、金融服务、投资和能源等领域达成多项共识,不仅避免了中美之间“贸易战”风险,还催生了一系列实质性经贸合作项目,显示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务实发展态势。7月19日,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双方就服务业、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及一年计划、全球经济与治理、宏观经济政策、贸易与投资、高技术产品贸易、农业合作等广泛议题深入交换意见,有效地增进了对相互政策的了解,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对话达到了预期目的。

中美经贸合作还建立在两国在国际多边经济、贸易和金融治理领域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多的大背景下。中国加入WTO之后,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显著贡献使中国更加自信地参与由美国在二战后主导建立的贸易金融秩序。中国对外开放程度进一步深化,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和参与国际经济治理能力的提升,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全球化的平稳发展。中国在包括金融准入和关税减让等领域的履约程度远高于其加入WTO时的承诺,成为WTO规则的模范执行者和维护者,这和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利益丝毫不冲突,而且是互利共赢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mgm880官网 https://www.tribadism.net/?p=285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